跟在后面的父亲


  儿子上了二年级,一直被我接送的他这几天竟然要求自行上下学,我一口就拒绝了他,儿子却很固执,我只得缴械投降,暗暗跟在后面。
  一天,儿子吃完午饭,背着书包,蹦蹦跳跳地走出了家门,他刚出门我就偷偷跟上,目光一直追随着他,只见儿子自觉沿着人行道靠右边行走,他大步流星如沐春风,一路雀跃着……儿子走着走着竟然扭头朝后看,还好没被发现,我心中暗喜。十字路口红绿灯处,人来人往、车水马龙,看着幼小的儿子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真想快步走到他面前,拉着他走过去,可儿子却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等着红灯的最后一秒。绿灯一亮,儿子随着人流稳稳地朝着对面走着,我的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他,一刻也不离他小小的身影,儿子顺利走过了十字路口,安全到达了学校门口,我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  半天过去了,儿子放学后,我继续跟踪。连着一周,我都这样跟着儿子。突然有一天,被儿子发现,他朝我大声嚷嚷道:“谁让你跟我的,不许爸爸跟着我。”他那稚嫩的小手轻轻捶打着我,我蹲下来抱着儿子笑着解释:“爸爸不是不安心你吗?担心你的安全……”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说:“没事啊,爸爸,我保证必然遵守交通规则!”
  看着儿子坚定的目光,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也是如此跟在我后面。那时上学,他也是偷偷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,一直看着我安然走进校园为止;而每遇到刮风下雨,父亲总是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,为我送雨伞送雨衣送棉服送手套;偶尔在拐弯转角处,我在回头时常常和父亲的目光猛然碰触在一起,父亲却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有时故意咳嗽着清清嗓子说只是偶遇,我却总是责备父亲不要总跟着我,他明明边点头边口口声声地答应,可没过几天依然会发现他的暗中跟踪。
  参加工作后,每次回家,临走时,父亲总是默默地走在后,每次都是如此。一次,我开车带着妻儿离开家时,在后车镜里看见了父亲红红的眼角,他竟用袖子揩了揩眼泪,那一刻我心里陡然一动。
  直到儿子自行上学,我也在暗中跟踪,才读懂了父亲,即使我毕业工作了,成家立业了,虽然他步履蹒跚了,眼睑低垂了,双手也在哆嗦着,但他还是默默爱着我。□刘艳培

德州神灯彩票主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神灯彩票主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神灯彩票主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神灯彩票主管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神灯彩票主管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